浅渐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朝金阙》本宣+预售相关信息

作为校对,我嘴笨也是很正常的(•̀ω•́)✧
太太不止一次说过,这个本,是做好了亏本的心理准备在做的,希望你们喜欢吧。

酒糟草头:

【刊名】朝金阙


【内容】军官武生AU|时代架空


【CP】楼诚


【字数】14W↑↓


【页数】300P↑↓


【装帧】硬壳平脊精装


【封面】硫酸纸烫金书衣+字体烫金封面


【Guest】 闻征雁@不胜簪


【Guest信息】 楼诚现代短篇|7000字|全年龄


【手写写手】阿丢 @要来份甜甜圈嘛 (包括封面书名、全部书签)


【随书赠品】随机手写书签x2+戏票1(书签ABCD四款随机)


【特典加购】全套手写书签(4张)+戏票1+独特手写书签1


【书本价格】99RMB


【加购价格】10RMB


【前15拍付者赠送作者手写TO签(可指定书写内容)】


【校对】浅见 @浅渐 


【画手】扎鱼猹 @扎鱼猹 


【排版】西山楼外楼 @西山楼外楼 


【代理】朕会驾崩作室 @朕会驾崩工作室 


【贩售时间】2017.08.08   20:00 -2017.08.31  20:00


【购买链接】朝金阙








在最后说点什么吧,我一定要为它说点什么。


它是我的第一个崽,不仅仅是楼诚,是我写文这么长时间以来,真真正正的,属于我自己的第一本书,我真的太舍不得它了。两个月前,我和阿珂说,要不算了吧,那一阵儿我又忙又累,我没想过这件事情会变成这样,阿珂见证了我仿佛神经病人发病的过程,我说要不算了吧。




阿珂说你等等,你再等等,你想想你写出每一个字的过程,最后你再来告诉我你的决定。




那个时候校对小姐姐校对完了,阿雁赶完了给我G文,手写的基友交了封面的手写稿,我盯着楼诚的TAG,最后没回答她的话。不做了,这三个字,我最后还是说不出口。后来我写了凡人歌,我在Tips里说“什么都别问,我喂你吃颗糖好不好”,我怕有人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还好,大家都爱我,没有人来问,给了我苟延残喘的余地。我躲开了这个问题,一直没去面对它。我写完了凡人歌,写了绵绵,它被我搁置,我甚至不敢看它一眼。我是作者,我是它阿妈,只有我知道,它是我何等的心血,我对它是怎么样的感情。阿珂也闭口不提,直到前阵子,她直截了当的甩给我一张图片,朝金阙的封面设计。




她说你要的硬壳有,烫金有,精装也有。可惜圆脊没有,因为印厂死活不肯印,圆脊瑕疵率太高,一百本的小印量绝对不印。她问我草头你确定你要做硬壳精装和烫金吗?你这样会亏本哎。




我们还做吗?


做啊?为什么不做?我封面都给你设计好了!而且有人问你这个本什么时候出,你为什么不做?




有人替我心疼它,有人爱它,所以最后我还是答应了做,有了这个本宣,有了这个预售。




我年纪不小了,写文的本事这么多年没什么长进,靠加班加点的熬夜来换取文档里的三两行字,我不是一个好写手,故事总也是写一个就少一个。我不知道别人看不看得出来,我自觉我为了楼诚这个CP,已经给了我所有能给的东西,我的精力,我的时间,我的爱。就前两天,我看见有人说“如果我们不在的话,他们就真的渐渐远去了”,我不想他们渐渐远去,我的爱不足以惊天动地,至少要留下点什么,哪怕以后他们走得远了,只留在回忆里,也要留下点什么东西好做凭证。




也给我自己留下点什么,为我的倾其所有,为我的废寝忘食,为我对于某些信仰和精神以及人物的坚定,为我一丁半点的成长,留下点什么。




做这个本子,算是我的自私任性。




你可以说我文章无趣乏味,可以说我本人无知狭隘,但是你不能说我“对楼诚不爱了”,当时我说我宣布不做这个本的时候,有人说“放弃出本就是玻璃心,说白了就是对楼诚没有爱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认为,我不想反驳,我也不知道我归档列表里至今为止的这么多更新能不能代表我对楼诚的爱。




这个故事不够好,它有无数的缺点,也有无数的漏洞。人物也好,剧情也好,逻辑也好,专业知识也好,它有无数的漏洞,有很多的错误,我知道,对此我道歉,甚至我写它的时候,每一篇的前言里我都知道它不够好。




有人让我去学,让我去改,这个建议很中肯,我不是不想接受,而是实在我能力有限。朝金阙的内容至今为止,我没有大改。看我《绵绵》的读者都知道,绵绵的背景是医疗,也是一个我不了解的行业,我对我力所能及的方面进行了查阅资料,和了解相关的信息,也修改了某些相关的内容,这些都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我可以触碰到的东西。但戏曲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喜欢戏曲,但也只能仅仅止步于喜欢。最开始我就写明了这是一个AU,是一个架空,背景时间和人名我用得似是而非模糊不定,只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我用了和它相关的东西。我没有任何亵渎它的意思,我也没有任何用它来标榜什么的意思。




我喜欢楼诚,所以我为他们写文,我想让不了解的人喜欢他们,让喜欢的人更喜欢。


我喜欢戏曲,所以我借用它的内容,我也想让不了解的人去试图了解,让了解的人更深爱它。




我没有能力去像学会做饭一样去学习,我也没有能力去像练习书法一样去练习,我只有记住它,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接触了解,而不忘记它。




说白了,朝金阙的本质,只是楼诚两个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不偷不抢不抄袭,所以它堂堂正正。我的崽,我不能不要它。




这个本真的很贵,硬壳、书衣和封面两版烫金、如果不是印厂死拦着,我还想做圆脊和锁线,有了解的读者就会知道,这些都是成本,好看总要付出代价。工作室不止一次和我说,同人本里做硬壳的本来就少之又少,你还要两版烫金,你这样会亏本。




最开始我打算做的时候,我就说我要做硬壳,做烫金,无论如何我都要做。我要给它最好的,做它是因为圆我的梦,为了满足我的自私和任性,为了我拿到它,我十年二十年以后翻开它,仍然为我当初所做的一切而骄傲,为我写出的文字而感动。我的人生里曾经有这么好的两个人走过,我曾经有那么多人支持过,我翻开这本书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些,对于我来说,这就是这个本的意义。




最后谢谢那些一直在看我的文的读者,谢谢所有关心这个本出不出的小可爱,也谢谢所有给我建议和意见的姑娘们。




希望楼诚能好,如论时间如何疏忽而过,无论世情如何不断变迁,他们都仍然是他们,家国仍在,他们就在。




也希望姑娘们一切都好,希望身体健康,家人平安,暴富也暴瘦,喜欢的太太产粮,萌的CP发糖。只有我们福祚绵长,河清海晏,大概才是记住他们最好的方法。




伪装者二周年,我还在,故事还会继续写下去。




我爱你们,我爱楼诚。

评论
热度 ( 54 )
  1. 说时依旧酒糟草头 转载了此文字
    大气中不失细腻,磅礴中不失精致,这就是太太的文字~
  2. 浅渐酒糟草头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校对,我嘴笨也是很正常的(•̀ω•́)✧太太不止一次说过,这个本,是做好了亏本的心理准备在做的,...

© 浅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