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渐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刚刚完成了《卖花声》的终校,笔记本旁边扔了一堆纸巾团团,一半擦鼻涕一半擦眼泪。

很期待它们被印在纸上带着油墨香气呈现在眼前的那刻,有些文字,不管隔了多久再读,依旧震撼人心。

@酒糟草头 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啦。

也请大家一起来期待《卖花声》的出生。

评论 ( 2 )
热度 ( 9 )

© 浅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