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渐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

【楼诚】国剧盛典延伸脑洞之【领结】 一发完

脑洞来自群里和小伙伴们讨论的关于(据传)【kkw参加国剧盛典的领结出自东哥的手,之前是一个妹子给打的领带】(也有说)【kkw下午的公益活动打的领带,到国剧盛典就换成了领结】反正没有确切的根据,就是个脑洞


第一次炖肉

第一次写耽美

我很方!

最后,大家食用愉快⁄(⁄ ⁄•⁄ω⁄•⁄ ⁄)⁄


临近年底,明长官与明先生愈发忙碌。两人还未走到办公室,远远地便能感受到秘书处紧张的氛围。

明楼自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地进了里间办公室,剩下阿诚在众秘书哀怨的目光里重重地叹了口气。越到年关,堆积到手上的事务就越是无聊乏味,一大堆的总结会议年终报告。

“上午经济司内部小结会议的讲话稿拟好了吗,把明先生下午和晚上的安排给我一份。”

小秘书手忙脚乱地在一堆文件里翻找出阿诚要的东西,诚惶诚恐地递到他手上。

“年底事多,明长官知道大家辛苦,谁干了多少事儿他都看在眼里,到时候红包少不了大家的。”一番话说得含褒带贬,似是敲打又似是鼓舞。

 

阿诚拿着文件和茶杯进到办公室的时候,明楼正支着额头假寐,听得阿诚的动静,只微微抬了抬眼,两指捏了捏鼻梁,露出眼下两道青黑。

“大哥,要不去里面躺会儿吧。”连日劳碌,明楼的头疼病发作得愈加频繁,阿诚这心也是跟着揪紧了似的疼。

明楼接过茶杯呷了一口,对着阿诚摆摆手:“罢啦,还是等忙过这一阵儿再好生休息吧。”抬起眼看了看阿诚,“倒是你,跟着我起早贪黑,昨晚没吃饱吧?”

阿诚一下子没转过弯儿来,等醒过神,只觉得耳朵尖都冒着热气。

“看来大哥还不累,这一大早的说的什么诨话,也不怕人听见,臊得慌。”阿诚移开视线,不敢与明楼对视。

却不知明楼爱极了阿诚这副含羞带怯的窘迫模样,这般风情,只得自己才能看到,想着就心情舒畅。

“喏,下午和晚上的安排,明长官自己看吧,我还得去给明大长官做牛做马呢。”阿诚甩下手上的文件扭头就往外走。

明楼见阿诚被自己惹急了,赶紧从大班桌后头绕出来,总算是在人出门前拉住了他。

“好阿诚,大哥错了还不行嘛。这样,下午带你去慈善拍卖会,我们也轻松轻松,如何呀?”

阿诚转过头,狐疑地望了一眼明楼,心里过了一遍原定的安排,剑眉微蹙。

“下午有一个会和一场报告,我稿子都替你写好了你不去?”

圆睁着的鹿眼里写着满满的不敢苟同。

“怎么着,明秘书还想做我的主?”意思是我明楼在经济司说话还是算哒。

阿诚被堵得无话可说,似嗔似怒地飞了明楼两记眼刀,也只得出去将行程重新安排,做长官的任性胡闹,他可不能跟着松懈。

 

轻松的时光过起来总是快些,两人坐在会场的角落,当真是放松了心神品鉴着每一件藏品。

“晚上的酒会先生还去吗,就在这楼上,听说周佛海先生也来。”

阿诚为明楼挡着周边拥挤而过的人群,心里掂量着还是把话问了出来。虽是逍遥了这片刻,现下的情势终是不能忘的。

明楼抬腕看了看时间,略一思索。

“那便去会会吧。我记得还有两套礼服存在后头那条街上的干洗店里,你去取了来。既然是酒会,你这一身也太严肃了些。”

阿诚身上是一套极其普通的正装,黑西装黑领带白衬衫,若非面料质感极好他又是宽肩窄腰天生的衣架子,倒像是个侍者的打扮了。

“好的,先生。酒会在七楼宴会厅,我记着旁边室友更衣间的,或是您在这儿喝杯咖啡,我去去就来。”

 

明楼说的干洗店离酒店并不远,故而阿诚并没有开车,一来一回也不过二十多分钟。

大堂的雅座里没见到明楼的影子,阿诚便直接上了七楼。表明了身份,服务生毕恭毕敬地将他领到了更衣室门口。

阿诚看了眼时间,吩咐道:“明先生要休息一会儿,酒会开始前,谁找都不见。”

语毕,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钞票递出去,算是花钱买个清净。

看着侍者走远,左右查看了下,确定没有闲杂人等走动,阿诚才扭动把手推门进屋。

 

虽是叫更衣间,却是个小套房的格局,外间放着成套圈椅茶几,靠墙置了一张榻,更远些的窗边是欧式的梳妆台。左侧掩着的门里才是正经更衣的地方。

“大哥你不在外边儿躺会儿,去里间做什么,又没有衣服拿给你换。”

阿诚推开掩着的门想去将衣服挂好,却不成想刚踏进去一步,背后就贴上来一具火热的躯体。

“我的阿诚办事儿就是周到,外间的门落锁了,嗯?”

明楼贴着阿诚的耳廓低语,灼热的气息拂在颊边,低沉的气音震动着耳膜。

阿诚只觉得那股热一直烫进了心里,一直往下。


肉肉走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922664203882316

 

等两人收拾妥当,里酒会开场已经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钟。

明楼将那条皱不拉几的领带收进口袋,噙着笑将衣架上的领结取下来拿在手里,示意阿诚站到他身前。

“这样,才像是我明楼的人嘛。”

穿衣镜里的两人,衣冠楚楚,几乎是如出一辙。只是阿诚的衬衫是立领,而明楼的是翻领。

还未完全从情事中抽身出来的阿诚有些羞赧地拿手碰了碰仍旧有些红肿的唇,却无法遏制住漾开去的笑意。

“这下,明长官可吃饱了?”

明楼瞪了阿诚一眼,眼里尽是餍足的笑意。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66 )

© 浅渐 | Powered by LOFTER